側寫均一教育平台創辦人方新舟:你,願意給年輕人多少機會?

[編按]日前,天下雜誌專訪均一教育平台創辦人方新舟(均一夥伴總是暱稱他一聲「方大哥」)。因著方大哥的鼓勵而堅持走在教育路上的均一大家長──冠緯,也趁此機會寫下他一路與方大哥一起共事的心路歷程,強調提供年輕人機會、敢於放手,將能讓世代之間彼此合作,讓社會更加進步!


教育的「門外漢」一手帶起台灣年輕教育團隊

最近天下雜誌採訪了方新舟董事長,一位低調但卻對台灣教育改革深具影響力的「教育門外漢」。

講教育門外漢,是方大哥自己常用的名詞,因為他的背景是科技人,從矽谷發跡,一路到回台創業,成為誠致科技董事長,最後公司與雷凌合併,再賣給聯發科。

講深具影響力,是因為他創辦台灣最大的線上教育平台──均一教育平台,然後又創立台灣最大的公辦民營體系 KIST(KIPP inspired school in Taiwan),同時他也是促成 Teach For Taiwan 創辦人劉安婷回台的關鍵人物。

孩子使用均一教育平台學習
方大哥一手集結團隊創辦的均一教育平台,至今仍影響許多孩子的學習與成長

此外,他與翻轉教育重要推手嚴長壽董事長常常一起在支持有能量推動台灣教育改變的許多一線教育工作者,讓這一波教育變革,擁有更靈活且扎實,由下而上的力量。

講低調,是因為很多時候很多人會誤以為我是均一教育平台創辦人,雖然我已經多次即時澄清,但因為現在我是均一平台教育基金會的負責人,更容易創造這個誤會。

實際上,方大哥不僅創辦均一教育平台,更重要的是他帶起了一批年輕團隊,並把許多經驗傳承給我,但又為善不欲人知,總是把舞台讓給年輕人,以致於不時有這一些誤會。

關於方大哥的傳奇故事,在近期天下這一篇文章「不怕死神三度敲門:翻轉教育推手方新舟,讓偏鄉孩子人手一平板」有相當多且傳神的描述。

而由於方大哥是我生命當中,除了家人之外,最重要的貴人,沒有之一,因此,我想從我個人的觀點,說說我認為我最佩服方大哥的點,就是「願意給年輕人機會」。

方大哥的信任,是我不曾從其他長輩身上感受到的

2011 年底,因著我在網路上錄製了一系列教學小短片,輾轉引起當時開始做教育的方大哥的注意,因此他約了還是個大醫院小實習醫師的我碰面,討論邀請我跟他合作的可能。

雖然我第一時間婉拒,但在接下來的一年裡面,方大哥三不五時寫信給我,鍥而不捨地跟我分享他的教育願景,讓我慢慢地被他的熱情所感染,也在服役時期,開始思索跟方大哥跨世代、跨專業的合作可能。

2013 年初,還在海軍服役的我,經過信仰的反思與深處的探索,決定加入誠致的大家庭。

在 E-mail 裡,我寫下:「方大哥:在跟父母親審慎地討論過以後,我們的共識是我會加入誠致的大家庭。 簡單地來說,my answer is “yes”。我會盡力完成我能夠做到的事情。」

很快地,方大哥回信道:「冠緯,謝謝您和您爸媽做了一個影響台灣未來教育的決定。有機會我一定要去拜訪您爸媽向他們致敬!」

那一年的大年初二,方大哥與方太太來到我們家,與我父母親交流,我爸直接問到,到底方大哥希望我做什麼?

方大哥二話不說直接回答,他希望我能成為誠致未來的執行長,當時 25 歲的我,聽著大我 35 歲的方大哥如此堅定地說出這樣的話,讓我非常驚訝。

原來,在方大哥眼中我不是只是一個很會錄製影片的專案教師,而是一個有發展潛力的年輕人,這樣的信任是我幾乎不從長輩身上遇過的。

有一種愛是放手,讓年輕人挑起擔子站上舞台

時間快轉到 2013 年的 9 月,我才剛加入誠致兩個月,方大哥確診罹患了肺腺癌,必須要開刀。

在方大哥入刀房前的幾小時前,他打了個電話給我:「冠緯,我想跟你說,謝謝你加入誠致,投入在均一教育平台的工作,我希望你答應我一件事好嗎?」

即便還不知道要答應的是什麼,我直覺式的回答:「我答應了,方大哥請說。」

「如果,這一次開刀,我沒有辦法回來,請你持續均一教育平台的工作,至少十年,好嗎?我相信你。」

我在電話的另外一頭呆了好幾秒,我不知道,是怎麼樣的狀況,可以讓方大哥有這樣的魄力、這樣的信任說出這樣的一番話。雖然我感受到極大的責任,但同時,卻也感受到極強的使命。

「方大哥,收到,我會全力以赴。」

很幸運地,不久後方大哥順利完成手術,也逐步地恢復,讓我有機會近身跟著方大哥學習、南征北討。

我發現,有別於一般保守型的領導者,方大哥很敢授權,也不斷地用「以色列式的辯證」來刺激我們勇敢地跟他討論。他相信真理越辯越明,很少用長輩的身份來壓年輕夥伴,也因此我與其他年輕夥伴的膽識逐漸被培養起來。

一年後,方大哥把我提拔成執行長,再過兩年,又邀請我加入董事會,再過一年,就邀請我負起整個均一教育平台營運責任,獨立成立一個新的基金會「均一平台教育基金會」,成為負責人。

從我 2013 年 7 月加入誠致,到 2018 年 1 月團隊正式分拆出來成立新單位,歷時僅四年半,我真的很難想像有哪一位前輩敢這樣做,因為在每一個過程中,我可以說我都還有許多根本沒有準備好的地方。

誠致均一簽約合照
方大哥僅四年半就放手,讓均一團隊挑起擔子獨立運作

但方大哥常說:「見人挑擔不吃力」 ,因此一定要自己挑擔成長最快。

我想方大哥抓住了教育的本質,就是不是等孩子、晚輩準備好才放手,而是只要他們有意願面對失敗,而且跌倒了不會爬不起來,就盡快放手。

相信英雄出少年,世代之間能合作創造進步社會

均一團隊受方大哥影響,對於給年輕夥伴挑戰是很歡迎的。

包含我們曾經有一位高一的自學生打破我們對於實習生的年齡限制,又包含我們讓三位大三的夥伴擔任深度的兼職工程師,又或者,我們讓台大的準畢業生擔任 Google 合作案的主要小 PM(我自己直接擔任大PM)。

均一團隊與方新舟大哥的合照
均一團隊尚未從誠致教育基金會獨立時,團隊與方大哥的溫馨合照

我們並不否定前輩的智慧與經驗,相反的,均一也有許多非常有經驗的工作夥伴是我們的台柱。但同一時間,我們也相信英雄出少年,只要有對的使命感、強大的學習力,年輕夥伴的成長往往會超越我們的想像。

我很開心看到方大哥總算願意接受比較完整的採訪了,畢竟他的故事實在太具有啟發性,我相信有一天在台灣的教育變革史上,我們會看見這一位「教育門外漢」對教育產生的深遠影響。

除此之外,他自己把經營組織當作一個大膽的教育實驗,相信年輕人,給年輕人機會。

我深信,當有更多的社會成功人士,願意像方大哥這樣,以身作則,也給年輕人機會時,我們的社會會更穩健地進步,同時世代之間也會更多合作,更少對立。

你,願意給年輕人多少機會?


作者|呂冠緯(均一平台教育基金會董事長兼執行長)
編輯|陳又慈

分享這篇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