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職技術人加入均一 : 體驗用七核心擁抱教育科技複雜性的高成長職涯

在我個人的經驗裡,人生往往是複雜且矛盾的。但同時,在這些複雜矛盾之下,卻又有很單純的真理在支撐著。在思考年後要不要轉職的你,或許也在一些矛盾與複雜的心情中。

金恩博士說過:「生命最佳的狀態便是在看似對立的價值中,找到極具創意的統合綜效,進而帶出豐富的和諧。」

對立中的統合綜效帶出的豐富和諧,就是我所帶領的組織,均一平台教育基金會所相信的原則。而今天,我期望能用均一運作的七個核心,來跟你聊聊我們對於一個關心社會的數位人才,或者是一個擁抱科技的客戶經理,可以有什麼樣高成長的職涯,並且創造社會改變的可能。

這一篇文章可能很長,但是希望能提供足夠充分的資訊,讓你在長假中思考,特別是對於偏向軟體技術的夥伴,如何將技術力投入在有社會意義的領域,或許是一個值得思考的議題。而也希望這篇文章雖然很長,但用七個核心來化繁為簡。

核心一:一個願景 —— 不論出身的終身學習者

很多人常問我,為什麼均一不做成一個新創公司?為什麼要做一個 NPO?這個問題有很多的面相,但我只回答兩個,第一個比較務實,第二個比較本質。

務實面就是,要用科技翻轉台灣中小學教育,還是一個志業,而很難是一個事業,關鍵在市場大小。如果今天是在美國、印度、中國,甚至是印尼這種人口大國、網路大國,那麼有一堆註冊者,當中只要有 5% 的人付費,就可以養活很大的公司。印度的 Byju 就是如此。也因此台灣中小學的數位學習,在目前的狀況下,非營利模式有其務實性。

從這張圖可以看出如果是大市場,比較有可能有大的數位學習公司,進而志業/事業可以並行考慮。

但另外一個比較本質的角度是,雖然企業、NPO 都可以有願景使命,但是企業本質上更要追求賺錢,也就是說,當賺錢與願景使命的實踐衝突時,而且衝突很大的時候,企業為了要給投資者、股東交代,並不容易把願景使命拉得比賺錢更高。但 NPO 則相反,本質上,NPO 最高的指導目標就是願景的實踐,沒有往願景更靠近,一切都沒有意義。

因此,均一最重要的指北針,永遠都是願景。而我們的願景是:

每一個孩子不論出身,都有機會成為終身學習者。

這個願景為什麼重要?因為教育的終極想像,就是能讓社會更「優質」更「公平」。優質,那麼社會裡的公民必須要能自我迭代、終身學習;公平,那麼每一個人都要有一定的機會達到如此。

這個願景為什麼重要?因為教育的終極想像,就是能讓社會更「優質」更「公平」。若想達到優質,那麼社會裡的公民必須要能自我迭代、終身學習;若想實踐公平,那麼每一個人都要有一定的機會達到如此。

如同美國憲法所寫的「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我們知道人很難生而平等,但是有兩個領域,醫療與教育,是最貼近人的,若能更平等,這個社會就更有盼望。

台灣在醫療上已經有舉世聞名的健保,然而在教育上,不論教改怎麼改,好像貧富之間的教育資源落差只是越來越大。往未來看,我們還有機會有像是阿扁這樣三級貧戶變成總統嗎?又或者,像是美國開國元勳之一 Alexander Hamilton.

怎麼去衡量我們是否更靠近願景?以下是我先前跟均一董事會的報告:

董事會報告的核心:均一如何恆量自己更靠近願景?

報告中,最關鍵的就是,去定位出「不論出身」與「終身學習者」。不論出身的部分我們掌握四大因素,族群、地理、經濟與學習。同時我們也承認,重大先天因素目前不是均一能力所及。

而終身學習者呢?則包含基本學習力、數位自學力以及品格力作為基底。

均一的董事會是業界都具豐富經驗的領導人,對於這樣的方向不僅支持,也在思考,怎麼用整個社會的力量,讓大家能掌握、理解、關心這樣的事。

除了我自己作為董事長以外,其他六位董事

從均一教育平台創辦至今,已經看見在許多區域推動時,可以做到偏鄉區使用濃度與深度大於都會區,更看見這樣的學習對成學落後的孩子,幫助更大。如下圖:

台大經濟系系主任林明仁教授研究宜蘭 3700 位孩子,在去除共變因子後分析指出,在兩年內,所有學生使用均一越多,進步成效越明顯,而其中最後段(綠色)的孩子,進步幅度最大

組織的事情可以很複雜,人才之間的矛盾衝突可以很多,但最終我們都要問?我們如何更靠近願景,並從裡面找到答案、找方向。

核心二:使命中的兩策略 —— 平台策略與合作策略

如果願景(Vision)是我們期盼看見的最終圖像,代表的是很長期的大目標(What)的話,那麼,使命(Mission)就是我們想要往願景靠近時如何行動(How),這個行動很大,因此要很長期的來做。

而均一的使命是:

透過科技與合作,提供所有孩子個人化學習的內容與環境。

我們先來談談個人化學習,其實概念很直觀,就是讓教育更能因材施教。那麼為什麼現有的教育很難因材施教?因為這是一個根植於工業化時代,統一製作流程、統一產線、統一速度的模式。而要個人化,過去變成是要用家教,或者改變師生比,都非常昂貴,是公立教育所給付不起的。

但是隨著科技的進步,能寓教於樂的數位內容開始有機會在孩子的學習中扮演合適的角色,同時成為老師的幫手。另外,數位平台可以追蹤掌握使用狀況,透過好的 UIUX,變成很好的線上學習環境,再加上若線下的老師、學校環境能有效善用與支持,那個這就是「個人化學習的內容與環境」的意思。

左邊就是傳統的教育,右邊就是「提供和內容與環境之後的個人化學習」。

想要做到有效的個人化學習,均一的策略是不斷打磨「產品與技術導向的科技平台力」以及「能創造縱效的生態系合作力」。

先談科技平台力。

大家可能覺得數位學習平台不需要太厲害的技術,也不用 handle 太麻煩的流量。確實,如果跟電商比,那麼同時要處理 transaction 的狀況確實沒有這麼多。但是,在疫情來了以後,其實均一也是要同時處理30,000 位 concurrent users,daily active users (不重複) 超過 50 萬。

2021/5 教育現場的停課不停學,造成數位學習不再是邊陲議題,而是主流議題。

這裡面,均一為了能夠走更久,確實從去年起把將近有 10 年歷史的 codebase 開始做有系統的大重構,光是 2021 Q4 就刪除了約數十萬行 code 並且不影響效能,同時也把所謂根檔案路徑從 250 個整合到 110 個。做這些事情,都是為了讓軟體工程師有更有效的開發環境,能去因應不斷成長的使用者與開發需求!

再來談生態系合作力。

均一為了要做出好的內容,不太可能只靠自己的資源製作。因此,我們在過去三年逐漸找到了與生態系合作的方法,特別是與台北市。

你可以看到原先台北市自行開發的內容,比較偏向所謂的投影片桌面錄製,概念很清楚,但是比較難引起 Instagram 世代的興趣。但右邊同樣是在講乘法公式,卻能藉由清楚的素養動畫,把一樣的範圍,讓更多弱勢孩子更有興趣看。使用量解釋了一切。

相關的影片可以上均一教育平台「酷課雲專區」去尋找。

而要能做到這個,關鍵在要有一定教育、數位知識,並且熟悉大量複雜人際溝通協調的 account manager,能帶領不同方一起往前。

橘色的均一就是能夠帶動大家往前的角色,而這裡最需要的就是有 Account manager 具備生態系合作的思維與領導溝通協調能力。

這兩大策略,目前在均一的藍圖上面,被切出了八個路徑,並且最終對應到八個職能上。這就是用所謂策略導向的使命!

核心三:三個使用者價值 — 自主/精熟/及時反饋

用雲端技術來支撐數位學習,其實概念上最好想像就是「教育版的 Netflix」,Netflix 有大量內容串流,流暢、有好的 UIUX 、合適的分類,很方便大家「自主」地去找尋合適的娛樂內容。

不過教育畢竟不等於娛樂,因此在自主上,關鍵在「多樣化、有品質、有系統、符合課綱」的學習內容。而要有這樣的學習內容,在後台的 content management system 就需要很方便,因為 content curator 可能需要在大量的多元內容中去編輯合適的排序,雖然很多事情無法全自動化,但確實也有大量半自動化的空間。

另外,除了影片、互動式習題以及互動式講義等都是重要的學習素材,因為必要要有 input (主要是 videos)與 output (主要是 interactive exercise) 才是最好的、孩子能自主的學習體驗。

目前,均一上的自主學習者貢獻的學習時數為整體平台學習時數的 1/3,算是相當不錯的比例。

三個核心的使命者價值

第二個關鍵則是善用數位的反覆性,去做所謂的精熟機制。也就是配搭遺忘曲線的心理學理論,在孩子學習一個觀念時,少量多次的跳出來確認孩子的理解。

這個精熟機制要做得好,未來甚至有更多大數據與人工智慧優化的可能性,去找到合適的精熟模式。而同時,要精熟什麼內容,關鍵也在於適性推薦,目前均一先做到的是跟重要考試對接,一考完,可以直接依據課綱條目,去自動化推薦合宜的學習素材。而未來,更理想的則是,在一開始的評量就不是依據年級,而是依據整體的跨年級能力。

第三個,則是對於學生、老師、家長的可視化即時反饋。這邊還可以做的事情也非常多。主因在於過去教育現場的反饋速度太慢,老師上完課,學生晚上寫作業,隔天再交作業,再隔幾天才改完作業。學生從學習的當下,到確認有沒有學會都已經隔了好幾天了。因此,學習當下就有影片插入習題,或者出場卷型的試題,讓學生即時確認,老師即時用大儀表板掌握,甚至未來跟老師家長常用的 Line 做 API 整合,都不是不可能的事。

為了產生有效的使用者價值,我們在做的三大類型工作。

為了能夠 deliver 以上三大使用者價值,均一在思考數位內容設計、軟體平台設計與教師培訓設計時,都必須要去思考、回應這一些點。

核心四:四個核心價值觀

再來則是跟「身為一個均一人」高度相關的事情,也就是我們的價值觀,也就是「均一人是怎麼樣的人」。

先談誠信 / Integrity,這個是一個很內在的特質,也很高大上,但我們更在意的是「可操作的部分」。也就是創辦人方新舟董事長傳承下來的「告知的義務」,也就是該跟誰說,就得要跟誰說,且不在背後說。

誠信是建立信任的最底層。均一為了增加建立信任的效率,很多可以透明的事情,就直接透明,舉例全組織,連實習生都可以知道我所有的行事曆。如此若任何人要敲我時間,都可以不用複雜的詢問。

另外,當夥伴 under-perform 的時候,我們也都傾向直接說,當然說的時候要有智慧,但絕對不會跟夥伴說你好棒,但背後批評夥伴。

再談多元 / Diversity,這是均一人常會遇見的處境。工程師要跟教師、醫師、律師一起工作,對外會遇到極度重視溝通效率的外商,極度製造業思維的台商,或者協調複雜的政府,我們相信多元不是對錯,而是要找到合適的角色在合適的位置。因此,要能多包容接納是關鍵。

舉個例子,在全組織要開的一個月一次的全會,我的要求會是,技術人要怎麼講才能夠讓非技術人聽得懂「重構」的規劃。而教育專家,又要怎麼溝通,才能讓其他人對於教育理論、教育哲學有興趣。在多元的環境下,真正的專業,來自於能讓非專業者也有一定的理解。

再來,是恆毅力 / Grit。會強調這個特質是因為均一是一個工作高強度、高工作挑戰的環境。用跨專業改變社會本來就很困難,不只是技術面,更多時候要處理人。如果沒有信念與恆毅力,那麼我們寧可請夥伴提早離開,不然夥伴會把負面狀況傳染給其他人。

最後則是推論與成果導向 / Reason & result oriented。很多人會好奇為什麼要這樣說?為什麼不就「成果導向」就好了。這個的原因是教育本質上要看長線,若過度只強調成果,很容易,為了成果不擇手段而不自知(也就是並沒有故意要不擇手段,但卻在選擇手段上,忽略要考量成果以外的因素,甚至不要太快想最終的成果。)也因此,在均一很在意大家要能講得出 reason,也就是能否依據組織的決策優先序、環境脈絡、有效的證據等去推論我們的決策。

核心五:決策的五個優先序

決策的五個優先序,則是我們在選擇作法上,若有矛盾時,可以拿出來討論的依據。

核心六:六組 stakeholders

六組 stakeholders 則代表均一在行動與決策時,需要去思考面對這些利益相關人,會產生的影響與效果是什麼。就像企業需要去思考 shareholders,NPO 更要去思考 stakeholders!

核心七:用七個好習慣與方創辦人的精神串連

總結:有理解後的參與,更有力量!

均一是一個極度多元的組織,有醫師、軟體工程師、律師、課綱委員的老師等;擁有來自Mozilla、Yahoo、聯發科、Line、Starbucks、教育部、親子天下、中央輔導團、律師事務所等人才。

從均一畢業的技術夥伴,有去創投業當技術分析師,有去Synology, Appier、 iChef、 趨勢科技當軟體工程師。從均一畢業的其他多元類型夥伴,有人在 Sparklabs、有人要去 KPMG、也有人創業,甚至有其他大型學習平台的總監。因此,我們相信均一可以是一個很好的人才成長平台。

我們相信要能融合科技與教育兩個本質與文化有期顯著差異,才有可能創造下一代更不一樣的未來,同時也讓我們自己的職涯也充滿著高速成長性。

均一能給所有職涯選擇者,最好的禮物,就是一群很有能力、很多元且投入在一個巨大願景使命的團隊(包含董事會)。

因此,真誠地歡迎你加入我們。

如果你還在猶豫,歡迎觀看「教育科技人才論壇」你就知道,為什麼教育科技、均一,值得你的投入!

均一教育平台基金會官網:https://official.junyiacademy.org/

歡迎來投遞履歷聊聊:https://junyiacademy.pse.is/3wkb8f

(原文刊登於 呂冠緯 Ray Lu,感謝免費授權轉載)

原文出處、作者 |呂冠緯(均一教育基金會董事長兼執行長)

分享這篇文章:

相關文章

生命的改變從教室開始

在孩子長大成人之前,有將近一半的時間在學校度過,許多孩子的成長與改變也在這裡發生。有些孩子從討厭數學到數學成績名列前茅、有些孩子從討厭學習到願意學習,卻也有些孩子無法前進,不論是學習動機低落、教育資源受限,都是可能的原因之一。

也因為看見了這些孩子的困境,我們希望透過科技的力量,提供孩子們優質且免費的學習資源,落實教育平權,打造一座沒有牆的教室。

我發現,原來教學就該是看見孩子真正需要被幫忙的地方,而不是看教學指引而已。

大同國小.林政琦老師

教室裡的改變

均一在一次次與學校、課輔班的合作中,看到許多成長與改變的故事。

我們看到有孩子從一開始放棄數學、不敢發問,到後來能主動舉手發問,甚至能教其他同學;也看到有老師體悟到成績不是一切,重要的是孩子們的學習態度以及如何面對挑戰與困難。

可能有一些東西並不是,成績單上面看得到的,有的時候我們好像,太在乎這個學生的表現是集中在成績這一塊。

文英國中.李延慶老師

孩子有無限多的可能正在教室中發生,邀請你與我們一起,創造更多免費優質的教育資源,讓更多孩子的未來有好的改變。

你也能一起參與改變

均一是一個非營利組織,為了專注於我們的願景使命,我們不承接政府預算、不發展有對價關係的盈利,仰賴與我們有相同願景使命的大眾捐款支持,期待集合眾人之力,實現真實的共創與共好。

邀請你一起參與 >> 公益支持

不分城鄉,教室裡的學習弱勢

不論在都市或是偏鄉,教室裡都存在著學習弱勢。每個孩子的學習步調、吸收知識速度都不同,如果孩子們沒辦法在教室裡學到適合自己步調與發展需求的內容,都有可能處於學習弱勢。我們希望透過平台上免費有趣的學習影片與習題、科技化的平台輔助功能,讓這些孩子能夠按照自己的步調學習,培養自信找回成就感,發揮原生天賦。

我們藉由課輔班合作計畫與學習扶助計畫,讓更多學習速度不同的孩子,得到差異化的教學,弭平學習落差,並在過程中持續鼓勵、陪伴孩子與教師

課輔班合作計畫

透過與課輔班合作,均一提供平板筆電載具、專業師資培訓與觀課陪伴,協助課輔班老師能以遊戲化的數學學習模式,讓弱勢孩子重拾學習興趣、鞏固基本學力。合作期間,也看到許多老師陪伴孩子的動人故事,我們記錄這些過程與故事,也邀請有興趣的你,點擊下列文章更了解計畫成果,也認識課輔班老師的故事!

有位平常學習上較落後的孩子,跟我分享,是磨數營讓她愛上數學。甚至跟我說 : 努力沒有做不到的事!

屏東躍愛課輔班 林綺漩 老師

學習扶助計畫

在 106 學年度,均一與苗栗縣和屏東縣分別合作進行「結合均一的課中補救」試辦計畫。藉由一般課堂的時間,抽離需要額外學習扶助的孩子到「學習扶助班級」,搭配均一平台的使用,有效診斷學生的學習斷點,提供個人化學習。

經過三年的顯著成效與現場教師的正面迴響,109 學年度起,均一在苗栗、屏東推動學習扶助「深化」模式,除了繼續數學課中學習扶助外,期盼藉由更深度投入的專案教師、更具規模的教師社群、更系統性的增能與支持,為學習扶助的師生帶來更有效的教與學。

學習扶助計畫進行的這幾年,我們不只看見許多孩子學習的進步,更看見許多老師教書育人的理念,邀請你點進下方文章,認識其中一位專案教師的故事。

苗栗文英國中李老師照片

帶孩子走出教室裡的無力感 —— 苗栗延慶老師分享

在眾多均一平台上的老師當中,今天想特別與大家分享延慶老師的故事。延慶老師是「均一課中學習扶助深化專案」的老師,他觀察到,傳統一體適用的教學當中,班級內存在的學習落差影響了孩子的學習信心;透過「課中學習扶助」,老師們能用不同的教學方式,幫助孩子建立學習成就感,以及對未來的信心。

了解更多 »

你也能一起參與改變

均一是一個非營利組織,為了專注於我們的願景使命,我們不承接政府預算、不發展有對價關係的盈利,仰賴與我們有相同願景使命的大眾捐款支持,期待集合眾人之力,實現真實的共創與共好。

邀請你一起參與 >> 公益支持

是老師,也是教育創新家

在均一有一群老師,不只出現在第一線教學現場,分享如何利用平台提供孩子們差異化教學,給學校或課輔班的老師,更設計出多元跨領域的課程,激發孩子們的學習動機。

我們在台灣擴大推廣 Code.org 的 Hour of Code 一小時玩程式,團隊夥伴製作中文化插電與不插電的程式課程、結合創意的教學設計,讓 Code.org 這套全球廣受好評的程式課程,在台灣的使用濃度達到世界排名第九、亞洲排名第二,讓臺灣的程式教育能夠與國際接軌。課程資源與師資培育,都逐步與國際接軌。

「模組化的課程設計,不論對教師教學、學生學習都有很大的幫助;因為課程規劃得很完整,老師能很清楚第一步要如何開始、接下來又該怎麼做,以及背後的教學目標,搭配程式闖關遊戲,小朋友會更有動機去嘗試、思考,甚至他們做完後、還會想再做一次,主動地去複習所學!」

太平國小 陳宜均老師

為了讓孩子透過程式學習運算思維,均一也設計了一系列 Scratch 課程,採取專案導向學習 (Project-Based Learning),以深入淺出的講義或影片引導,經由不同領域主題,’當孩子面對給予的任務,將學習如何解構問題、摘要重點、發現規律,循序漸進地練習程式的思考。

數電快閃教室

數電快閃教室計畫,是團隊夥伴到教學現場透過「數學 X 電腦科學」的跨領域課程,將好玩、互動性高的電腦科學融入數學的課程內容,讓孩子覺得原來數學可以這麼有趣,學到的知識也可以加以應用。均一也透過此課程和現場老師分享跨領域教學,探索更多的學習可能

後續雖遇上五月份的疫情,團隊發揮創意推出「線上快閃教室」,以線上的形式,快閃 18 所國小的線上教室,帶來「自學力就是你的超能力」主題分享,總計有 329 位學生參與,我們希望藉由這個活動,讓孩子在疫情期間能夠找到自己學習的目標和節奏。

當我們 Code 在一起說故事

「當我們 Code 在一起說故事」專案計畫,也就是平台上「電腦科學起步走|一起說故事」課程,是源自 Google 開發的 CS First,均一除了將其中文化翻譯,並且配合 108 課綱將課程內容和教學模組在地化。課程內容以程式作為跨域學習的槓桿,融合電腦科學、語文、音樂、藝術,鼓勵孩子用想像力編寫動人的故事,並且練習程式的思考。

此課程也獲選「 第三屆未來教育.臺灣100 – 全臺年度百大創新教學專案」的獎項殊榮。

每個孩子都希望能創造屬於自己的故事,細緻的課程架構,並附有專人引導的自學影片,孩子可以根據自己的學習和創作速度前進,人人都有成就感!

KIST: 拯民國小.宋亭緻老師

你也能一起參與改變

均一是一個非營利組織,為了專注於我們的願景使命,我們不承接政府預算、不發展有對價關係的盈利,仰賴與我們有相同願景使命的大眾捐款支持,期待集合眾人之力,實現真實的共創與共好。

 邀請你一起參與 >> 公益支持

教室裡的風景

每個人的生命當中,都有那麼幾位令人印象深刻的老師。有的老師幽默風趣、有的嚴厲而堅毅,有的老師像是再生父母,讓我們從學習與探索中,發揮生命更大的價值。

在 2021 年 的停課期間,有一種老師大量增加了,他們是守護孩子學習不中斷的「抗疫老師」,在短短幾天內,設法與孩子取得聯繫、使用各種數位工具,並給予遠距支持。

事實上,在在台灣的每一個角落,一直都能看見這些義無反顧為孩子付出的身影。以下是均一在推動教育改變的路上,遇到的幾位老師,希望透過簡短的文字、影片,與你一起分享,均一在教育現場的看見。

均一教師的身影

安溪國中——靜怡老師

靜怡老師任教於新北市安溪國中數學科,七年前開始使用均一教育平台,並將均一應用在「適性分組班」與自己的班級教學當中。

「讓孩子不會只是之前的挫折一直累積到最後,讓他可以在這裡找到讓他產生信心的地方。」/ 靜怡老師

點我看靜怡老師的完整分享 >>

 

安溪國中靜怡老師

 

高雄岡山教會課輔班——子婕老師  

子婕老師雖罹患罕病,仍完成中央大學數學、資工雙主修,更因為從小便與媽媽在教會服務弱勢孩童。研究所時對數位教學產生興趣、畢業後即投入弱勢教育。2020 年導入均一教學後,子婕老師與課輔團隊投入其中,幾乎天天討論到深夜。雖然孩子的學習成就並沒有一飛沖天,但她認為,孩子的正面心態、學習品格才是第一順位。

「我希望這些孩子記得,小時候有這麼一群人拼 死拼活努力去愛他們,他們是值得被愛的。」/ 子婕老師

點我認識「弱勢課輔班計畫」>>

均一如何支持教師

均一經由支持教師,更規模化地影響孩子。

在子婕老師參與的弱勢課輔班計畫中,均一在兩年內培訓了 110 位教師,其中有 87% 的老師過去未曾使用數位平台輔助教學,在經過師資培訓後,提升了 20% 老師的教學信心,大多數老師更能夠獨立於課堂中教學,陪伴孩子探索數位學習平台,找到適合的學習內容。

除了弱勢課輔班計畫之外,均一長期與苗栗、屏東學習扶助班級合作,培養學習扶助科技教師。疫情期間,更曾累積上千名老師同時在線參與研習培訓,支持全台教師、家長陪伴孩子停課不停學。疫情之後,超過半數的現場教師仍持續採取科技搭配教學,數位學習將是教師、學生、家長不可或缺的關鍵能力。我們期待持續投入培訓資源與教學法開發,支持現場教師,進而支持更多孩子。

你也能一起參與改變

均一是一個非營利組織,為了專注於我們的願景使命,我們不承接政府預算、不發展有對價關係的盈利,仰賴與我們有相同願景使命的大眾捐款支持,期待集合眾人之力,實現真實的共創與共好。

邀請你一起參與 >> 公益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