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融合多元路上跌跌撞撞的均一:教育轉型的文化難題在於需要多元卻不易融合

[ 編按 ]本篇文章轉自均一大家長冠緯的 Medium。面對當代複雜的環境,社會、教育生態系,以及均一都面對更加複雜的問題與溝通情境,冠緯指出,我們不但更需要多元的團隊組成,更需要能夠融合多元的團隊文化。均一正在融合多元的過程中跌跌撞撞,但我們清楚自己將要前往何方,如果你不害怕碰撞,期待教育的溫柔轉型,我們正在招募正職與實習夥伴,歡迎加入我們

均一平台裡的多元:跨代、跨專業的職場

我常常在想,我要怎麼帶領均一這樣豐富多元的組織?坦白說,我還沒有所有的答案,但我知道均一必須持續思考這個題目。

在一個執行團隊不到 30 人的組織裡,全職夥伴跨距 30 歲以上,有工程師、教師、設計師、醫師、律師、媒體人、公務員,而且,若擴大一圈,我們團隊年齡層,從 17 歲的志工,一路跨到 70 歲的董事。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經歷,每一個專業有每一個專業的習慣思維,每一個職場有每一個職場的文化。當你把 Mozilla、Garmin、中央數學輔導團、台大醫院、教育部、親子天下、聖導國際律師事務所、星巴克的人擺在一起工作,到底會發生什麼事?

多元跨域跨代的夥伴,是均一團隊的特色

上面就是均一的現況,每一天,我們都在面對夥伴的觀點差異、價值觀衝突,因為多元,所以要形成共識,總是困難。

為何要多元?教育轉型是交響樂,不是獨奏

因此,有人會問,「冠緯,你幹嘛把自己的團隊搞得這麼複雜?」

我個人認為,多元是教育轉型的必要元素,尤其,當「教育科技」是一個關鍵策略時,多元就更加必要了。

當我們渴望透過教育科技的突破,讓教育回歸「因材施教、自主學習」的本質,我們需要對心理學、教育評量有素養的 AI 工程師與資料科學家;我們需要有軟體素養,能做培訓、能做內容的專案教師;我們需要對教育科技有素養,但熟稔政策,並且知道怎麼與體制與生態系協作的資深夥伴。

我相信教育轉型的突破,本質是需要「科技 X 教育 X 政治」的協力。

(蔡總統至誠致教育基金會公辦民營的台東縣延平鄉桃源國小,了解布農族孩子如何運用均一在數學課程做個人化學習,就是這波改變需要「 科技 x 教育 x 政治」的一個案例)

當我們看見許多教育創新的亮點,孩子可以善用科技適性學習,老師花更多時間變成教練,引導學生建立品格、學習如何學習,甚至有大量的問題導向學習(problem-based learning,PBL),均一最常問的問題是,這樣的亮點可以規模化、系統化嗎?唯有能把這樣的亮點規模化,才有機會實踐「公平又優質」的教育願景,這還需要很長的時間累積。

因此,我在均一裡曾用交響樂團比喻均一這樣,推動教育轉型的組織有幾個必要組成:軟體/設計/產品團隊如同弦樂,有時要有亮點,有時又是替管樂「伴奏」的團隊;而管樂,不論木管、銅管,常常出來時,就是引人注意的主旋律,這是數位課程內容、教學法設計需要對應的。

但是,只靠產品,只靠由下而上的教學感動推廣,無法成就規模化的改變,最終,許多事情還是得面對制度、面對政策,如同打擊樂,平常不常打,但一但出來,就是影響力、衝擊力十足,如同命運交響曲裡的定音鼓。

樂聖貝多芬之所以被人記得,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膾炙人口的九大交響曲,這需要跨第一小提琴、第二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低音大提琴、長期、短笛、單簧管、雙簧管、巴松管、小號、長號、法國好、低音號、定音鼓、木琴,甚至是三角鐵一起演奏同一首曲子,才能成就這樣的美好。當然,更需要一個理解全局的指揮。

沒有多元,就沒有交響樂;沒有多元,就沒有透過教育科技去驅動的教育轉型。

(去年的教育永續發展論壇,找唐鳳政委、柯文哲市長對談,思考中央地方可以如何投入數位內容、軟體的投資,也是科技 X 教育 X 政治的另外一個案例)

多元的好處:面對問題會蹦出不同解法

所以實際上,多元到底有什麼好處?

其實從生物學上的有性生殖與無性生殖就可以看出,有性生殖能創造基因多樣性,而基因多樣性往往是物種面對物競天擇時,延續物種的最佳解。

我們常常聽過這麼一句話:

手裡只有錘子,看什麼都是釘子

當是一元的時候,想事情往往只有一種觀點,很容易有局限,但事實上,透過科技去刺激教育的變革,所需要的實在太複雜。

舉用 AI 協助適性化學習為例,均一目前還沒有推出理想中的產品,但光是我們在思辨的過程裡,我們需要有市場需求、產品、資料、machine learning 的觀點,我們同時需要教育評量、IRT (試題反應理論,item response theory)與學習素材的觀點,我們也還需要知道 PISA、國教院到底做了哪些事情、國家政策在什麼方向的觀點。

如果只有比較單一的觀點,往往只會一條路線想到底,面對當今許多跨域的議題,也就只能束手無策,這也是我們看到許多政策在推動時,比較大的盲點與誤區。

每個月,我會和前 Google 台灣董事總經理有一次交流學習,他常常用在 Google 的例子鼓勵我「diversity(多元)」 的重要性,讓我逐漸理解:

Diversity (多元)就是 Innovation (創新) 的基礎,而 Innovation(創新) 就是 Transformation(轉型) 的基礎。

取材自簡立峰博士在2020教育噗浪客年會的演講

多元的挑戰:認知衝突、價值落差、風格迥異

當然,說完多元的主要好處,一定要談談面對多元的主要挑戰,那就是「因差異所產生的衝突」。

在一次和前行政院長陳冲一對一吃飯的過程裡,他跟我分享到:「多元是很好,但如果沒有融合的方法,往往造成的衝突比帶來的好處多。」

這是事實!在過去半年,當我希望均一能走出更廣的影響力,既貼近現場,又能因應政府與生態系時,因著策略轉變而增加人才的跨度但又沒有足夠的配套時,組織內的溝通落差就會逐漸產生。

這幾個月,我們畢業了 8 個夥伴,對一個 30 人左右的組織是影響不小的,我想或多或少跟這樣的轉變有所關聯。

最近,我在《Reinventing Organization》這一本書裡找到了一些啟示。

Reinventing Organization 給予了不同脈絡下所衍生出的不同文化價值觀的組織「顏色」,以及他們的比喻與突破:

(取材自《Reinventing Organization》,呂冠緯製圖整理)

融合多元的挑戰是,公立教育體制的文化多數是「琥珀色」,而 108 課綱的教育願景—— 終身學習,卻是非常「青色的」。

均一的多數千禧世代的夥伴最習慣比較「綠色」的文化,但我們要面對「橘色」大企業做募款,同時更要面對「琥珀色」的政府組織,甚至在跨部門的互動中,因為機制並不明確,常常是要面對「紅色」的情境。

我自己認為,均一的基底需要是融合橘色、綠色、青色,但要有能力理解與處理琥珀色與紅色的組織與情境。

不過目前,我們有來自琥珀色到綠色背景的人,光是在融合觀點上就常有衝突,這也是均一持續在努力的,要融合多元,就必須要面對這種本質上的挑戰!

融合多元的唯一出路:搭橋而非建牆,創造理解而非排除異己

多元要融合,大概就要聯合國一樣,需要有共同的通用語言(比如大家都至少要能說英語)、以及上位的共同價值觀。

粗略梳理歷史,會發現許多的衝突往往是「進步派」與「保守派」之間,也就是鐘擺在這兩者之間擺盪。

整體來講,進步的「方向」,便是人的意識往馬斯洛比較上面的層次逐步移動。

我個人認為,進步派的誤區是,往往太想要一步到位的改變,或者,太過強調某種理想的本質,而沒有兼顧一定的現實。

但保守派的誤區則是,往往太從既得利益或者慣性的角度出發,以至於沒能跟得上時代的改變,最終被時代淘汰。

不過,從宏觀的角度來看,正是因為有這兩大類的力量,人類社會才有機會用「整體社會還能承受的速度進步」。這也是我認為用杜威所主張的「practical idealism(實用的理想主義)」的上位價值,最有機會兼顧光譜上多元落點的人,搭建一個橋樑,而非區分異己。

然而,搭橋是困難的,而且若不理解雙邊、多邊,又怎麼搭橋?最近,我開始做了一些調整,大量開始跟我的 one down 每兩週一次一對一,以及跟全組織夥伴一季一次一對一。

這個一對一並不是「談工作績效」,而是比較從每個夥伴個人生活、價值觀念等比較多元的面向,更認識夥伴,找到彼此共通的話題、語言。在誠致與均一 7 年來,我第一次這麼認真的這樣做,發現對自己帶領團隊、連結團隊幫助很大。

融合多元,需要有理解。融合多元,也需要共同語言、共同價值。

均一還在重新濃縮、整理我們的共同價值,但我希望,能從自我身上開始實踐起以下價值。

  1. 誠實透明:honesty & transparency
  2. 包容尊重:inclusiveness & respect
  3. 樂觀積極:optimism & proactivity
  4. 當責雙贏:accountability & win-win

或許,在一些其他價值,仍然有衝突的可能,但我希望在均一,能以身作則把這幾個價值實踐出來,並且能更在團隊內強化這些價值的實踐。

邀請想參與教育轉型且渴望多元的你加入均一

最近,均一啟動了新一輪的招募,我們渴望能邀請想要參與善用科技啟動教育轉型,且渴望接受多元環境刺激的你,加入我們的行列。

【 均一正在徵才的職位有 】

  • 資深數位行銷企劃經理
  • 財務專員
  • 政府與企業合作之教學研發教師
  • 產品經理
  • 軟體工程師
  • 資深軟體工程師

此外,我們的 2020-2021 一年期實習生計畫,也正在招募中。我們還在融合多元的路上跌跌撞撞,但我們很清楚知道,我們的方向要往哪裡去。

如果你不怕跌跌撞撞,對這個方向也有共感,歡迎參考我們的官網招募頁面,讓我們有機會認識與對話,甚至成為一起前進的夥伴!


作者:呂冠緯(均一董事長兼執行長)
編輯:陳又慈(均一數位行銷企劃專員)

分享這篇文章:

相關文章

生命的改變從教室開始

在孩子長大成人之前,有將近一半的時間在學校度過,許多孩子的成長與改變也在這裡發生。有些孩子從討厭數學到數學成績名列前茅、有些孩子從討厭學習到願意學習,卻也有些孩子無法前進,不論是學習動機低落、教育資源受限,都是可能的原因之一。

也因為看見了這些孩子的困境,我們希望透過科技的力量,提供孩子們優質且免費的學習資源,落實教育平權,打造一座沒有牆的教室。

我發現,原來教學就該是看見孩子真正需要被幫忙的地方,而不是看教學指引而已。

大同國小.林政琦老師

教室裡的改變

均一在一次次與學校、課輔班的合作中,看到許多成長與改變的故事。

我們看到有孩子從一開始放棄數學、不敢發問,到後來能主動舉手發問,甚至能教其他同學;也看到有老師體悟到成績不是一切,重要的是孩子們的學習態度以及如何面對挑戰與困難。

可能有一些東西並不是,成績單上面看得到的,有的時候我們好像,太在乎這個學生的表現是集中在成績這一塊。

文英國中.李延慶老師

孩子有無限多的可能正在教室中發生,邀請你與我們一起,創造更多免費優質的教育資源,讓更多孩子的未來有好的改變。

你也能一起參與改變

均一是一個非營利組織,為了專注於我們的願景使命,我們不承接政府預算、不發展有對價關係的盈利,仰賴與我們有相同願景使命的大眾捐款支持,期待集合眾人之力,實現真實的共創與共好。

邀請你一起參與 >> 公益支持

不分城鄉,教室裡的學習弱勢

不論在都市或是偏鄉,教室裡都存在著學習弱勢。每個孩子的學習步調、吸收知識速度都不同,如果孩子們沒辦法在教室裡學到適合自己步調與發展需求的內容,都有可能處於學習弱勢。我們希望透過平台上免費有趣的學習影片與習題、科技化的平台輔助功能,讓這些孩子能夠按照自己的步調學習,培養自信找回成就感,發揮原生天賦。

我們藉由課輔班合作計畫與學習扶助計畫,讓更多學習速度不同的孩子,得到差異化的教學,弭平學習落差,並在過程中持續鼓勵、陪伴孩子與教師

課輔班合作計畫

透過與課輔班合作,均一提供平板筆電載具、專業師資培訓與觀課陪伴,協助課輔班老師能以遊戲化的數學學習模式,讓弱勢孩子重拾學習興趣、鞏固基本學力。合作期間,也看到許多老師陪伴孩子的動人故事,我們記錄這些過程與故事,也邀請有興趣的你,點擊下列文章更了解計畫成果,也認識課輔班老師的故事!

有位平常學習上較落後的孩子,跟我分享,是磨數營讓她愛上數學。甚至跟我說 : 努力沒有做不到的事!

屏東躍愛課輔班 林綺漩 老師

學習扶助計畫

在 106 學年度,均一與苗栗縣和屏東縣分別合作進行「結合均一的課中補救」試辦計畫。藉由一般課堂的時間,抽離需要額外學習扶助的孩子到「學習扶助班級」,搭配均一平台的使用,有效診斷學生的學習斷點,提供個人化學習。

經過三年的顯著成效與現場教師的正面迴響,109 學年度起,均一在苗栗、屏東推動學習扶助「深化」模式,除了繼續數學課中學習扶助外,期盼藉由更深度投入的專案教師、更具規模的教師社群、更系統性的增能與支持,為學習扶助的師生帶來更有效的教與學。

學習扶助計畫進行的這幾年,我們不只看見許多孩子學習的進步,更看見許多老師教書育人的理念,邀請你點進下方文章,認識其中一位專案教師的故事。

苗栗文英國中李老師照片

帶孩子走出教室裡的無力感 —— 苗栗延慶老師分享

在眾多均一平台上的老師當中,今天想特別與大家分享延慶老師的故事。延慶老師是「均一課中學習扶助深化專案」的老師,他觀察到,傳統一體適用的教學當中,班級內存在的學習落差影響了孩子的學習信心;透過「課中學習扶助」,老師們能用不同的教學方式,幫助孩子建立學習成就感,以及對未來的信心。

了解更多 »

你也能一起參與改變

均一是一個非營利組織,為了專注於我們的願景使命,我們不承接政府預算、不發展有對價關係的盈利,仰賴與我們有相同願景使命的大眾捐款支持,期待集合眾人之力,實現真實的共創與共好。

邀請你一起參與 >> 公益支持

是老師,也是教育創新家

在均一有一群老師,不只出現在第一線教學現場,分享如何利用平台提供孩子們差異化教學,給學校或課輔班的老師,更設計出多元跨領域的課程,激發孩子們的學習動機。

我們在台灣擴大推廣 Code.org 的 Hour of Code 一小時玩程式,團隊夥伴製作中文化插電與不插電的程式課程、結合創意的教學設計,讓 Code.org 這套全球廣受好評的程式課程,在台灣的使用濃度達到世界排名第九、亞洲排名第二,讓臺灣的程式教育能夠與國際接軌。課程資源與師資培育,都逐步與國際接軌。

「模組化的課程設計,不論對教師教學、學生學習都有很大的幫助;因為課程規劃得很完整,老師能很清楚第一步要如何開始、接下來又該怎麼做,以及背後的教學目標,搭配程式闖關遊戲,小朋友會更有動機去嘗試、思考,甚至他們做完後、還會想再做一次,主動地去複習所學!」

太平國小 陳宜均老師

為了讓孩子透過程式學習運算思維,均一也設計了一系列 Scratch 課程,採取專案導向學習 (Project-Based Learning),以深入淺出的講義或影片引導,經由不同領域主題,’當孩子面對給予的任務,將學習如何解構問題、摘要重點、發現規律,循序漸進地練習程式的思考。

數電快閃教室

數電快閃教室計畫,是團隊夥伴到教學現場透過「數學 X 電腦科學」的跨領域課程,將好玩、互動性高的電腦科學融入數學的課程內容,讓孩子覺得原來數學可以這麼有趣,學到的知識也可以加以應用。均一也透過此課程和現場老師分享跨領域教學,探索更多的學習可能

後續雖遇上五月份的疫情,團隊發揮創意推出「線上快閃教室」,以線上的形式,快閃 18 所國小的線上教室,帶來「自學力就是你的超能力」主題分享,總計有 329 位學生參與,我們希望藉由這個活動,讓孩子在疫情期間能夠找到自己學習的目標和節奏。

當我們 Code 在一起說故事

「當我們 Code 在一起說故事」專案計畫,也就是平台上「電腦科學起步走|一起說故事」課程,是源自 Google 開發的 CS First,均一除了將其中文化翻譯,並且配合 108 課綱將課程內容和教學模組在地化。課程內容以程式作為跨域學習的槓桿,融合電腦科學、語文、音樂、藝術,鼓勵孩子用想像力編寫動人的故事,並且練習程式的思考。

此課程也獲選「 第三屆未來教育.臺灣100 – 全臺年度百大創新教學專案」的獎項殊榮。

每個孩子都希望能創造屬於自己的故事,細緻的課程架構,並附有專人引導的自學影片,孩子可以根據自己的學習和創作速度前進,人人都有成就感!

KIST: 拯民國小.宋亭緻老師

你也能一起參與改變

均一是一個非營利組織,為了專注於我們的願景使命,我們不承接政府預算、不發展有對價關係的盈利,仰賴與我們有相同願景使命的大眾捐款支持,期待集合眾人之力,實現真實的共創與共好。

 邀請你一起參與 >> 公益支持

教室裡的風景

每個人的生命當中,都有那麼幾位令人印象深刻的老師。有的老師幽默風趣、有的嚴厲而堅毅,有的老師像是再生父母,讓我們從學習與探索中,發揮生命更大的價值。

在 2021 年 的停課期間,有一種老師大量增加了,他們是守護孩子學習不中斷的「抗疫老師」,在短短幾天內,設法與孩子取得聯繫、使用各種數位工具,並給予遠距支持。

事實上,在在台灣的每一個角落,一直都能看見這些義無反顧為孩子付出的身影。以下是均一在推動教育改變的路上,遇到的幾位老師,希望透過簡短的文字、影片,與你一起分享,均一在教育現場的看見。

均一教師的身影

安溪國中——靜怡老師

靜怡老師任教於新北市安溪國中數學科,七年前開始使用均一教育平台,並將均一應用在「適性分組班」與自己的班級教學當中。

「讓孩子不會只是之前的挫折一直累積到最後,讓他可以在這裡找到讓他產生信心的地方。」/ 靜怡老師

點我看靜怡老師的完整分享 >>

 

安溪國中靜怡老師

 

高雄岡山教會課輔班——子婕老師  

子婕老師雖罹患罕病,仍完成中央大學數學、資工雙主修,更因為從小便與媽媽在教會服務弱勢孩童。研究所時對數位教學產生興趣、畢業後即投入弱勢教育。2020 年導入均一教學後,子婕老師與課輔團隊投入其中,幾乎天天討論到深夜。雖然孩子的學習成就並沒有一飛沖天,但她認為,孩子的正面心態、學習品格才是第一順位。

「我希望這些孩子記得,小時候有這麼一群人拼 死拼活努力去愛他們,他們是值得被愛的。」/ 子婕老師

點我認識「弱勢課輔班計畫」>>

均一如何支持教師

均一經由支持教師,更規模化地影響孩子。

在子婕老師參與的弱勢課輔班計畫中,均一在兩年內培訓了 110 位教師,其中有 87% 的老師過去未曾使用數位平台輔助教學,在經過師資培訓後,提升了 20% 老師的教學信心,大多數老師更能夠獨立於課堂中教學,陪伴孩子探索數位學習平台,找到適合的學習內容。

除了弱勢課輔班計畫之外,均一長期與苗栗、屏東學習扶助班級合作,培養學習扶助科技教師。疫情期間,更曾累積上千名老師同時在線參與研習培訓,支持全台教師、家長陪伴孩子停課不停學。疫情之後,超過半數的現場教師仍持續採取科技搭配教學,數位學習將是教師、學生、家長不可或缺的關鍵能力。我們期待持續投入培訓資源與教學法開發,支持現場教師,進而支持更多孩子。

你也能一起參與改變

均一是一個非營利組織,為了專注於我們的願景使命,我們不承接政府預算、不發展有對價關係的盈利,仰賴與我們有相同願景使命的大眾捐款支持,期待集合眾人之力,實現真實的共創與共好。

邀請你一起參與 >> 公益支持